新浪新闻客户端

小鹅通周年庆典召开 咪蒙分享产品方法论

小鹅通周年庆典召开 咪蒙分享产品方法论
2018年01月10日 15:03 新浪文化

  1月7日,由小鹅通主办的“内容付费2018行业峰会暨小鹅通一周年庆典”在北京召开。

嘉宾合影嘉宾合影

  参会嘉宾有: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著名自媒体人咪蒙、十点读书创始人林少、雨果奖得主郝景芳、年糕妈妈创始人李丹阳、樊登读书会联合创始人田君琦、“青音约”创始人青音、科学队长创始人兼CEO纪中展、张德芬空间CEO卢熠翎、音乐之友创始人刘雪枫、Momself创始人/头头是道基金董事崔璀、人民日报海外版新媒体侠客岛负责人张远晴、牛气学堂创始人海浪、十月初五影视传媒副总裁王不烦、餐饮老板内参秦朝、华章书院执行院长白婕、天下女人社区CEO马敬军、THLDL创始人李荣茂 、心乐土创始人兼CEO曹洪雯、核桃live创始人兼CEO姚飞、小鹅通创始人鲍春健、小鹅通联合创始人樊晓星等20余位演讲和论坛对话嘉宾、超过800位知识付费行业从业者达到峰会现场,复盘过去一年和展望知识付费行业的未来发展。

  正如小鹅通联合创始人樊晓星在演讲提到的,这是小鹅通的一年,也是内容付费风云迭起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小鹅通从0到1,发展到16万注册用户。这16万客户为5000万人提供知识服务,创造出83万个知识产品,知识付费持续火热。

  站在整个知识付费行业的高度之上,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做了关于“思想市场的瓦解与重建”的主题演讲。中国可能各个阶层之间的话语体系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不可能提供一个产品给到所有人,能做的是,我们用内容本身,尽可能低的流量成本,能够精准地找到用户,这是所谓圈层化的过程。找到用户以后再通过工具变成有价值认同感的社群,这大概是能够帮助国家一点小小的进步。

吴晓波吴晓波

  吴晓波:

  中国有了知识付费这个概念,有了移动互联网,有了小程序,有了小鹅通以后,我们这些做内容的人确实实现了一次解放。所谓今天的知识时代大概是这三句话,用新的工具、让好的知识、找到对的人和圈层。

  关键词一:爆款知识产品

  2017年,爆款产品不断,《每天听见吴晓波》超过40万人订阅;十点课堂2017年全年流水超一亿,推出多个千万级知识产品;《咪蒙教你月薪五万》上线4天超10万人付费购买。。。。。。

  在爆款产品打造方面,十点读书创始人林少认为,优秀的合作老师,刚需、大众化的选题以及优良的产品设计是十点打造千万级知识产品的关键。

  咪蒙:

  用修文物的态度来做产品。我们一个音频课程包含了13万的用户调研, 5000人的全流程参与+100位职业顾问+15项标准工序+3轮用户测试+3次课程升级+4次大型复盘。其实内容行业不管是做新媒体也好、知识付费也好,都需要我们用标准化的工具去产生非标准化的产品。把一个课程卖到10万份需要4天,但是要成为10W+可能需要15750个小时,真诚为用户提供有效价值就是我们的方法论。

  李丹阳:

  每一个平台能卖出的课,长得都不同。如果大家想去做知识付费,可能都要想一想,你的用户到底是谁?每个群体的用户都有它的调性所在,都有他关心的东西所在,他都有前期的教育基础在那儿,所以你才能做相应的课程。 

现场图片现场图片

  关键词二:复购率

  马敬军:

  复购的焦虑好像是内容付费行业从业者自己给自己加的一个伪命题。我自己其实并不是很担心这个,看待复购的时候,可以把两个维度加进来。

  第一个,把时间的维度加上来,虽然说某一个平台的复购看似降低了,可是我们看到整个的产业上看是由提升的。第二个从产品本身的角度来讲,把握用户,找到他们的痛点,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并且做好后,用户可能不会持续的重复去买产品,但是还会购买其他的服务。我觉得把这两个维度加上的话,倒不是那么焦虑复购的问题。

  秦朝:

  卖一个快消类的付费产品的时候,只需要关注发行量就好。但是做教育培训可能是需要复购的,比如说外卖特运营第一期学完再买第二期,这是复购。不同的产品所追求的不一样,线上的内容产品不需要一味关注复购率。

  刘雪枫:

  现在大家反复购买的都是成功、赚钱、发财、升职、加薪类课程,对于音乐欣赏类的付费产品,我觉得先不必纠结于复购率的问题,先争取让更多的人进来,再谈复购的事情。对于文艺类课程,我觉得复购就是一种情怀,因为他觉得你讲得还不错,今年讲完了明年再定。

现场图片现场图片

  关键词三:流量与渠道

  林少:

  内容付费时代,可能要从一种流量思维转变成产品思维。根据十点读书在这一年多做课程的经验,在流量接近的情况下,内容付费产品会更重产品质量,这是有关产品销量更重要的因素。到内容付费的时代,除了流量思维,我们要有课程服务的思维。

  吴晓波:

  互联网时代流量永远是一个问题,在这意义上来讲,我们到达用户的第一次的成本永远是最高的,到了重复购买成本会递减下降,一个可重塑商品的利润是来自重复购买能力,这是科特勒营销理论中最基本的章节。在今天我认为它还是存在的,怎么能够降低流量让用户重复购买你的商品?最重要的是你的用户当购买完以后,能够形成一个社群化的能力。

  田君琦:

  樊登读书会厉害的秘密之一就是重视渠道,田君琦表示,像卖洗衣粉一样卖知识,保证中国的每一个县都能找到樊登读书会,这就是我们厉害的第一招。

  崔璀:

  很多KOL有好的产品、好的思想、好的知识付费的东西,但是没有自己的流量怎么办?我们想说没关系,因为中国有2000多万个自媒体,有大概80%是营销自媒体。所以可以说,现在这个时代是有很多的富余流量的,但是我们缺好的知识类产品。也就意味着,只要我们有足够好的知识产品,在打磨制作产品上下功夫,了解用户痛点之后同样可以获取用户。

  关键词四:技术与工具

  鲍春健:

  小鹅通接下来一年会继续提供专业的技术与服务,会提供更专业数据工具,深扎微信生态和小程序,助去中心化赋能。小鹅通也会拓展更多的应用场景,为母婴、心理等细分行业提供更多解决方案。我们准备API开发出来,成为一个IT基础的设施。

  鲍春健同时在峰会上宣布,小鹅通内容市场上线,以直接分销知识商品的形式,为内容方和渠道方提供联结。

  吴晓波:

  我觉得在中国有了知识付费这个概念,有了移动互联网,有了小程序,有了老鲍的小鹅通以后,做内容的人确实实现了一次解放。

  首先是生产的解放,你能够根据你的专业能力和你的价值观生产你愿意生产的内容,而这个内容理论上讲,是不需要借助于任何平台,这就是所谓自由和解放的意义。第二,在小鹅通这些工具的帮助下,你能够最快速地找到你的用户,这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讲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林少:

  随着知识产品越来越多、付费用户越来越多,需要用技术去支撑我们的平台,需要去研究用户的大量数据,用户的行为、用户的轨迹、用户的学习完成率。在今年,技术可能对内容创业者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小鹅通一直在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帮我们做网页、做小程序、做APP。

现场图片现场图片

  关键词五:粉丝经济、社群经济与知识经济

  姚飞:

  粉丝经济更多的是一个中心化的经济业态,它首先有一个明星、有一个老师,哪怕是有一个品牌,然后用户对于这个品牌产生一种信任和依赖,无条件、无原则的信任你,产生各种各样的联系,这是中心化的。但是社群经济更多的是去中心化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内容的生产者,每一个人有可能是内容的分享者,其实社群更是要形成一种价值观。大家在共同的价值观导向下聚在一起完成一件事情或者是形成一种生活方式。知识经济既有中心化的粉丝经济因素,同时又有去中心化的社群经济因素。

  纪中展:

  不用过于关注太多概念,而是专心服务用户。移动互联网时代讲的是有效、精准、收费,以及跟用户的关系重新划了一个界定,我们不再把用户当小白,而是把自己划成宠物,让用户更喜欢我们。我觉得整个过程就是关注自己,重新去考虑和用户之间的关系,如何让那些付费的用户离不开我们。

  王不烦:

  粉丝经济核心是要有主事人,用户愿意为他花钱,花多少钱都愿意,这就是粉丝经济。社群经济是和你的粉丝去做朋友,或者让客户和客户去做朋友,如果你能做到让你的用户成为朋友,就去做社群经济。知识经济核心还是帮人们解决问题,不是制造焦虑,也不是心理安慰,知识经济最重要的是告诉他怎么办。

  青音:

  无论是哪种经济,无非是通过知识付费让知识触达用户,让它变得更有价值,同时也更有经济价值。这个价值让用户在学的过程当中也觉得自己有价值,这是双重赋予价值的过程。事实上,所有的内容最后给用户的就是价值观,吴晓波老师的文章曾讲过,真正的社群就是价值观的连接,认同价值观的人连接在一起。

  关键词六:收获与经验

  海浪:

  成交场景决定转化效率。当我们把一个课程制作完成之后,有多种方式去来推广这门课程。比如说通过图文推送、朋友圈转发,不同成交场景下用户的认知、感知、转化效率是不一样的,不同的价格、不同的产品转换价值也是不一样的。

  客户关系决定了产品的体系。对于今天所有做知识付费、做会员、做内容的人来说,都需要思考怎么拉近你和学员之间的关系。怎么把陌生的粉丝发展成你的关注者、购买者,最后发展成你的会员和高级会员,甚至合伙人。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发现随着关系的升级,你和客户的关系在提升,不仅是成交效率在提升,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在这过程当中需要思考,怎么样在不同的阶段设计不同的产品,去匹配不同的关系。

  马敬军:

  内容行业有三种变现模式,广告、内容电商和内容付费。我们踩过最大的坑就是在同一个时间段,三样业务同时做了。现在回头看看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同一个时间里,同时做三件事情,对一个初创的团队或者公司来讲是一个恶梦。

  李荣茂:

  在知识付费中,踩过最大的坑是以前思维的局限,因为有20年线下培训经验,感觉线下培训一个人的收费至少是几万块钱起步,结果到线上以后发现价格都是99、69、29元,非常不适应。我们当时觉得应该把这些培训仅仅定义成导流课,要导流到线下来收十几万。但这是我们踩过最大的坑,实际上99元的线上课程应该按照以前9900元的课程标准来制作。

  卢熠翎:

  没有意识到新媒体变化十分迅速是过去踩过最大的坑。我们最初是做一些心理类的课程直播。之前直播很热,每次直播可以拉10万人以上,所以就会去约很多的老师排期。有一个很顶级老师是约在6个月以后,等到6个月以后开始做直播活动的时候,发现通过直播招揽新用户、招揽粉丝的浪潮已经过去了,没有引来我们想象中的10万人围观,来了大概一千人。那时突然意识到,原来新媒体切换是很快的。

  曹洪雯:

  专心做自己擅长的东西对内容创业者来说很重要。之前心乐土和KOL有做一个课程,当时顺带着卖一本书做尝试。课程卖得非常好,但是书到今天为止也就卖出30%,它不仅占了库存,还影响现金流。我很想劝各位做知识付费的同行们,就是擅长干什么就干什么,做书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就好了,我们真的没有三头六臂,要承认自己的无能。

  关键词七:未来

  郝景芳:

  我们现在处在知识付费的1.0版本,教得更多的是一些实用技巧,就是我们学了以后马上每天就能上手的技巧,这样的知识非常的快速,很适合我们现在1.0版本。到了知识2.0版本,需要知识付费能够教一些深度的内容,它一定需要系统的知识体系。知识付费3.0需要定制的成长方案,不仅仅讲一些课,还需要给你成长方案,只有这样才能把知识付费对标到教育课堂。

  林少:

  在和其他机构、同行交流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在三年后,内容付费这个市场有可能会跑到300亿的规模。对于整个市场来讲,有可能是一个时代级的机会。过去知识是通过书籍、杂志、培训的方式去传递,到了现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我觉得是有一个全新的机会,把过去的知识生产成全新的交付方式,它可能是一个音频,也可能是一个专栏,也可能是手机里面的视频,就是有这么一个时代机会把大量的知识重构。等到三年后市场进入一个成熟期之后,这个市场会像现在的出版市场、电影市场一样出现越来越专业化的分工。

  白婕:

  2018年会是知识付费市场大洗牌的一年,在2017年,很多跟知识内容有关的、无关的平台和机构都在做知识付费业务,经过一轮洗牌之后,真正有用的内容才会留存下来。我们每个人的成长都离不开知识,而知识每年都在更新,所以知识付费会一直存在,以后会越来越好。以前我们是通过阅读纸质书来学习知识,现在有了电子书和有声书,又有在线付费的课程,未来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形式,学习方式是立体的、多元的,但不管怎么变化,最终是为人类进步服务的。

责任编辑:谭文娟 SN199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